<noframes id="bbxb7"><pre id="bbxb7"></pre>

      <pre id="bbxb7"><track id="bbxb7"></track></pre>
      <pre id="bbxb7"></pre>
        <track id="bbxb7"><strike id="bbxb7"><rp id="bbxb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address id="bbxb7"><pre id="bbxb7"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  <track id="bbxb7"></track>
        深圳擬推行大學區,學區房要永遠消失?官方解讀來了!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8-30
        瀏覽次數:10471

        日前,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社會建設工委組織起草了《深圳經濟特區社會建設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(以下簡稱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)。

        草案征求意見稿指出,市、區教育部門應當推行大學區招生和辦學管理模式,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,健全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;市、區教育部門探索開展小學暑期托管服務,遵循自愿參與、公益普惠、安全管理的原則,開展文體、暑期作業輔導、勞動教育實踐等活動。

        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一出引發市民廣泛關注,現在一起來看看重要內容和相關解讀。

        內容

        具體主要內容如下:

        《條例》共五章七十三條,包括總則、民生建設、社會治理、促進和保障以及附則。主要內容如下:

        1、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

        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,確保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減,確保按在校生人數平均的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減。與此同時,推行大學區招生和辦學管理模式,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,健全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。

        2、探索建立普高與中職學籍互轉機制

        高中是基礎教育的最高階段,近年來,我市高中教育取得很大發展,但公辦普高學位不足、資源配置不均衡等問題仍然存在。

        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,加快公辦普通高中學校建設,豐富普通高中類型,高質量普及高中階段教育。此次立法還搭建了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開放銜接的教育“立交橋”——明確提出,在中職學校探索開辦綜合高中班的基礎上,建立普通高中與中職學校課程互選、學分互認和學籍互轉機制。

        在高等教育方面,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,鼓勵擴大高等學校辦學自主權,支持高等學校自主設置和調整學科專業,建立學科專業增設和淘汰動態調整機制。鼓勵引進境外優質教育資源,開展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。

        3、推動租房與購房居民公共服務享同等待遇

        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設專章對住房保障問題進行了規定,提出構建多主體供給、多渠道保障、租購并舉的住房供應和保障體系。市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商品住房建設和交易管理,完善二手住房價格引導機制,提高居住用地和公共設施用地比例,加強托幼、養老等與居民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公共設施配置,保障各項公共設施規劃建設。

        此外,市住房建設部門應當建立房屋租賃參考價格制度,引導房屋租賃當事人合理定價,對租金水平進行合理調控。同時,會同市有關部門探索租售同權制度,逐步推動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務方面與購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。

        4、建設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托育體系

        三胎政策來了,配套如何跟上?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,市、區人民政府應當建設嬰幼兒照護托育體系,建立3歲以下分層照護托育模式,培育標準規范、收費合理、便民利民的普惠性托育機構,降低市民生育、養育、教育成本。

        解讀

        解讀重點內容如下:

        解讀一:大學區學區供應從過去的“一個蘿卜一個坑”變成了“一個蘿卜N個坑”

        “大學區制”即將周邊3-4所學校所在的范圍組合成一個“學區”,實行相對就近入學,家長可自愿在學區內為孩子報讀2-3所學校,按志愿次序和積分高低依次錄取。

        深圳市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、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研究和起草組成員熊義剛認為:

        大學區招生改革后,學區供應從過去的“一個蘿卜一個坑”變成了“一個蘿卜N個坑”,也就是說同一套學區房可能分到名校,也可能分到普通學校。

        目前,深圳“大學區制”只是在各區條件成熟的地區進行試點,并未在全市范圍內普遍實行。

        而此次立法如果獲得通過,無疑會加快深圳推行這一政策的腳步。同時,為了實現合理均衡配置教育資源,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指出將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,讓優質教師資源在學區內流動,健全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。

        解讀二:如果大學區執行得好,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房產與學位的“捆綁”

        熊義剛表示,在制定方案的時候,特別強調的是教育資源智能化分配。

        首先,從立法層面釋放大學區的信號,向全社會各界和市民傳遞深圳堅定落實“房住不炒”的決心;其次,如果大學區執行得好,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房產與學位的“捆綁”,起到抑制作用。

        解讀三:深圳大學區政策基礎是“入學積分制”,與北京“搖號積分制”不同

        北京等地近年布局的多校劃片引發社會各界高度關注。那么,深圳和北京在入學方式上有何不同?

        熊義剛介紹:深圳大學區政策基礎是入學積分制,按照志愿次序和積分高低進行錄取。而北京實行的是搖號積分制。

        兩種政策各有優勢:雖然積分入學還是將學位與房產緊密綁定,但相對來說,更為透明;搖號積分具有隨機性,雖然弱化與房產的綁定,但也存在不透明風險。

        解讀四:問題的根源并不在“學區房”,義務教育資源均等化的配置是后續改革的根本

        對此,熊義剛認為,問題的根源并不在“學區房”上,關鍵是在解決義務教育均等化的問題。

        如果這個問題沒解決,那還會有其它的“籌碼”出現,比如戶籍、家庭財產、工作單位屬性等。所以說,義務教育資源均等化的配置是后續改革的根本。

        解讀五:“深圳模式”為實現基礎教育公平的“終極版本”,說法不妥

        這次《條例(草案征求意見稿)》公布后,有媒體將這樣的“深圳模式”評為實現基礎教育公平的“終極版本”。

        在熊義剛看來,“終極版本”的說法是不妥的。在教育這條路上,深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      首先,是確立“義務教育均等化”這一基本政策;其次,不把義務階段教育當成“獨木橋”、“敲門磚”,要大力發展職業教育,鼓勵學生找到自己真正感興趣的、有熱情的事情,從而形成一個多元良序、人盡其才的社會,讓教育回歸人的全面發展與自我實現的本來目的。

        歡迎掃碼入群!

        深圳科普將定期推出

        公益、免費、優惠的活動和科普好物!


        聽說,打賞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愛。
        翁公小雪在厨房张开腿进出

        <noframes id="bbxb7"><pre id="bbxb7"></pre>

            <pre id="bbxb7"><track id="bbxb7"></track></pre>
            <pre id="bbxb7"></pre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xb7"><strike id="bbxb7"><rp id="bbxb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bxb7"><pre id="bbxb7"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xb7"></track>